2005年11月10日

[電影]血與骨

今年很受矚目的大作,也代表日本參加今年奧斯卡的外語片競賽,在日本國內的電影獎項當然也獲得極高評價。

電影本事就只是一個在日韓僑家庭經歷的事情而已。敘說青少年時決定赴大阪求生活的金俊平(北野武飾),在他骨血裡的暴力與生命力,如何影響他的家庭。

這個家庭的定義,除了他的正妻李英姬(鈴木京香飾)與兒女(新井浩文、田畑智子、小田切讓→私生子、寺島進→女婿),還有他的小老婆清子(中村優子飾)、定子(濱田麻里飾),以及小小的在日韓人社區(松重豐、柏原收史→親戚、北村一輝→工人、鹽見三省、國村隼→高利貸債務人)。

金俊平大概是最難理解與諒解的男主角。他對所有上過床的女性都只有性暴力與虐待,甚至加上惡意拋棄,惟獨清子曾博得他的溫情。但這也是讓我無法理解的地方,清子究竟有什麼特質能軟化這個男人?不過,在清子一直沒有懷孕跡象後,金俊平還是對她動手了,逼她吃生肉那段更是噁心到讓人反胃。

他的無理與暴力,到了生活的其他面向,反而成為向上的助力。他在戰後不顧一切開了魚板工廠,工人就是同社區的在日韓人與親戚。仗著那股蠻氣,如奴隸般驅使手下的工人,他從商品販售與微薄工資中取得財富,開始經營高利貸的業務。他曾對債務人說過,吞他的錢就像吸他的血,一手執著盛血的瓷杯,雙眼惡狠狠地瞪視著那個可憐的老板……這種男人,還是一開始就別沾上的好。(= =)

兩個兒子都曾與他大打出手,嘴裡雖然叫他父親,但恐怕心裡只當他是個製造麻煩的存在。女兒花子也曾被他推落樓梯,後來索性倉促結婚,自己也像母親一樣開始面對家庭暴力。「男人的血液裡是否都流著邪惡的因子?」一個沒有答案的疑問。

發生在這個家庭的一切,無疑是個悲劇,也是個鬧劇,就像闖入花子守靈夜大鬧的金俊平,最後也在花子的遺體前中風一樣。多麼愚蠢的行為,多麼愚蠢的報應。當這個男人喃喃地說:「我不能動了!」而李英姬終於咀咒他「去死吧!」我還真的希望看到金俊平趕快去死(XD)可惜蟑螂就是蟑螂,就算定子捲走了他藏在家中的財產,他還是比得了癌症的英姬長壽,繼續以高利貸過生活。

最後,金俊平去了北韓。這個男人橫衝直衝,如龍捲風掃過身邊所有人,卻又什麼也沒留下的一生,就這樣結束了。(orz)

平常太習慣文以載道,看到這麼沒意義的人生還真是想給他唾棄一下。(XD)可是這部片子又在某種程度上很好看,它跟動作片差不多火爆、跟大時代愛情片差不多無奈、跟台式家庭劇差不多狗血、跟「刑務所之中」一樣有些莫名其妙的笑點。結論:日本人果然神奇啊……(茶)


其他:
小田切讓紋了一堆牡丹,還蠻好看的,在這部片戲份不多,表現卻很搶眼。寺島進大叔演花子的暴力老公(噗)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<< Home